艾达3600型号机

堆放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ず·贰

但是说人家是幻觉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田中故意把自己在沙发上缩成一小团,露出一点委屈的神色。明明你是最狡猾的,海东林心想,你这家伙清楚自己用什么样的神色语气讲话最能勾起对方的喜爱了。

不过早上你还在睡觉的时候我在沙发底下找到你的钱包了,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丢东西,这样我很担心你的老年生活啊,估计到时候你要找一个儿童挂绳把手机和钱包挂在脖子上啦。

田中春讲到开心的地方忍不住比划起来,仿佛那条幼稚兮兮的挂绳真的在他眼前一样。

幻觉是不能帮你找到钱包的,只有你厉害的后辈田中才可以!

他把钱包递给东海林的时候讲出了这句总结,却又马上害羞起来,低下头笑了笑,眼角挤出几道浅浅的笑痕。年轻的时候就这个样子,等到年纪大的时候估计会很不好看,东海林想,不过自己已经没有机会看到田中春变成老头子的样子了。

为什么回来了?

东海林以前听家里的老人说,死去的人如果有什么遗憾就会不得安宁,回来找生前熟识的人希望能够完成心愿。你是为什么回来了呢?因为我让你担心了吗?

他仿佛又回到多年以前的那种情感包裹之下,悲伤混合着悔恨一齐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拉着他往下拖,痛苦一点点挤走了氧气,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可是他却连半点挣扎逃走的想法都没有产生。

因为我想玩游戏了。

田中匪夷所思的回答把东海林被负面情绪扯得支离破碎的思绪又拼凑到了一起。东海林看向田中春,露出疑惑的表情,田中的回答过于奇怪了,以至于他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HM都出到X了,可是你和村冈两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一点要给我买的意思都没有,所以我就跑来找你了。

田中说得理直气壮。东海林不由得叹了口气,起身回到卧室拿出外套。

你要去哪?田中看着整理衣服的东海林问。

游戏是不会自己长脚走回来的,haru。

田中应了一声,低头又塞了半口饭进嘴。他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估计东海林是出门了,可是没过一会又听见他急匆匆进来的脚步声。

你又忘带什么了?

你在这里会等我回来吧?

东海林忽略了田中的挪愉,直愣愣地问到。

田中被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问得有点懵。问这个问题的东海林看起来很不好,像是被人抽去了骨骼站在客听的入口处摇摇欲坠。

田中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改变此刻客厅的欺负,只能点点头。海东林却像是从这个小小的约定里获得了力量和支撑,他笑了起来,再次出门。

留在房间里的田中春却很久没能回过神。他盯着落在地板上被窗户切割成小块的阳光抓紧了自己的袖子。

对不起。

他说。

可是这句话太没有份量了,出口的瞬间随即轻飘飘地沉了底,回应田中的也只有楼下车水马龙传来一点点余音。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