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达3600型号机

堆放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ず·壹

东海林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客厅里的人明显被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陶瓷勺子落在地上咔哒一声碎成两截。

时间像是突然停止流淌了,东海林此刻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完全听不到了,只是呆呆的与少年四目相对。过了仿佛一个世纪寂静,东海林才慢慢找回自己的存在,他开口,却听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嘶哑而颤抖,像是声带被死死粘连在一起。

是haru吗?

少年左手上仍端着那个盛有咖喱饭的碟子,嘴边还残留着酱汁,听见他的问题后歪了歪头,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

是的呦。是田中春。

少年脸上浮现出一个东海林极其熟悉的笑容,一如他记忆里的那个。

这么久没见怎么一见面就问这种傻问题,你这是把haru酱忘记了吗?那我可真是太伤心啦。见他没说话,田中自己又絮絮叨叨把话接了下去,中途还不忘记用手抹去自己脸上不存在的眼泪。

东海林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是来接我的吗?

田中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哼唧哼唧笑出声,他把咖喱饭放在茶几上,又捡起躺在地上的勺子的尸体丢进垃圾桶。他向东海林的方向挪了几步,在距离海东林大概半米的地方停下。

还早呢。

比起这个,我饿了,昨天你剩下的咖喱饭一点也不好吃。你考不考虑给我做个早饭,虽然现在这个时间也不算早上了。

东海林把鱼丢进锅里,溅起的油星落在他来不及收回的手背上,带起轻微的灼痛感,但他此刻明显无暇估计那个小小的淡红色伤痕。

一个死去多年的人出现在你的客厅里,容貌声音未变,活蹦乱跳的向你撒娇让你做饭。

这算什么?

这是你患病脑子出现问题而产生的幻觉,还是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神明总算听见了你的愿望,给你的一个死前惊喜。或者说,这压根是一场梦,自己还没醒,现实世界里你的客厅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人躺在沙发等你煎鱼。

东海林自嘲的笑笑。

有没有可能田中春其实压根就没死,这8年才是自己做的一场异常漫长的梦,现在他才总算是醒了,要回到现实世界给饿着肚子的田中春做饭了。

糊了啊!东海林,鱼糊了啊!客厅都能闻到糊味,你在干啥啊!

田中春有些圆润的小高音把海东林拽回了面前的煎鱼里。


东海林端着那条焦黑了半面的秋刀鱼回到客厅的时候田中正在翻看他的体检报告,薄薄的三页纸被田中折磨得哗啦作响。

田中瞅了一眼那条倒霉的鱼,脸上浮现出嫌弃的神色。

你做饭技术退步了啊,东海林。

原来也没多好。

东海林把米饭和筷子递过去,然后就不再看田中,垂着眼一个劲地猛扒着碗里的白饭。

田中猛地一筷子下去,本意是想夹一大块鱼起来,却因为用力方式不对把鱼肉弄得乱七八糟,肉混着骨零零碎碎。

二十的人了……

东海林看他这样忍不住吐槽一句,却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猛然顿住,最后一个尾音干脆的消失在空气里,没有留下一点回音。

每个人都有不器用的地方嘛,我就是拿鱼刺很没办法,这和年纪无关,不行下次你给我挑啊。

田中丝毫不在意地顺着他话继续讲下去。

说起来你去看医生了吗?

没有。

有手术的打算吗?

没有。

田中瞪大眼睛,脸上写着满满的不可置信,他放下碗,转身开始寻找刚刚不知被他随手放在何处的体检报告,最后总算是从自己屁股底下抢救出那几张皱兮兮的纸。田中用力把它们展平,翻到最后一页,用力凑近东海林的脸。

你看!这里写着的,现在只是早期,虽然我完全不懂这些,但是我也知道如果你去接受手术好好治疗完全可以再活个很多很多年,直到变成一个秃顶大叔……

东海林几乎是用力把筷子砸在茶几上。

够了!

你是我的幻觉吧!是我自私地想要从日复一日的愧疚里逃离出来从而创造的产物吧!我不会去的,治疗也好,手术也好我都不会接受的。这是上天对我的报复罢了,如果我那天……那天没有……

田中春看着他,用极其温柔的语调吐出一句话。

真狡猾啊。

东海林真是世界上最狡猾的人了。

明明被吼的人是我,为什么却是你露出这样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呢?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