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达3600型号机

堆放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1>

我和她是在一个夏天相遇的。

很久之前我以为我会永远记得那一天的,现在看来我还是过于低估了时间的力量,就像是幼时我不小心在手上划破的口子,现在一点疤痕都没留下,不禁让我怀疑当时的疼痛不过是我的幻想。

好了,现在让我们回到正题。那个时候我刚上高中,还是一个对于世界充满恶意与期待的中二期小屁孩,心里装满了不切实际的“理想”,乐忠于掺和各种鸡毛蒜皮的破事,当然就是这样一个我遇到了她。如果是现在的我,说不定我和她的故事就不会如此草率的结束了,当然,以她的德行说不定压根不会理睬现在这个故作老成的人。你要知道,年轻的愚蠢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有点意思的。

<2>

有些时候女孩子的友谊也是开始得莫名其妙的,以入学考时我和她分享的那张写满答案的字条为纽带,我和她总算是相熟了起来。当然我们如果没有遇见床位不够的事故的话,我和她的关系可能也仅仅是止步于关系不错的同学这一步了。

当军训地点的床位不够时,老师会选择怎么做呢,老师会让两个小矮子先在一起挤挤,挨到军训结束。不幸的是,其中一个被命运选中的小矮子就是我,幸运的是,她是另外一个倒霉的小矮子。

说起来很奇怪,我已经忘记很多东西了,却唯独记得她带来的小海豚床单和她比我稍高的体温。床很小,我们挨得很近,近得我几乎能听见她的心跳声。

一个晚上很短,短到只有7个小时就迎来了天亮,一个晚上很长,长到第二天她已经能够拉着我的衣角走向食堂。

<3>

我究竟是怎养和她成为朋友的呢,这件事情现在都让同多人觉得匪夷所思。毕竟我们两个完全不一样,成为朋友的人多多少少在某些方面有些共性,而我和她完全就像是磁铁的两极。

在大部分人的眼里她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不良,上课坐在老师看不见的角落里喝酒,学校附近发生的斗事件中都能看到她的影子。而我就是最常见的那类学生,穿上校服混在人海里说不定连父母都认不出来的极其平庸的青春期少女罢了。

也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大部分朋友之间做的事情我们几乎都没做。我们从来没有约过对方出去,没去过对方家里,没靠着很近分享同一份食物。

我们唯一的联系,就是上课无聊时趁着挨得很近的位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而且是没有任何有意义内容的聊天。

<4>

很多我以为的事情最后都没有发生。

比如我以为自己是被选召的孩子,比如我以为自己最后会考上自己心怡的大学,比如我以为我和她之间的友谊就会这么一直下去。

直到她喜欢上了一个少年。

我没有喜欢过哪一个异性,所以对于她内心的辗转反侧我半点都做不到感同身受,但是我很清楚的感觉到,喜欢上一个人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她明明没有得到半点回应,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终日神情恍惚沉溺于对方不经意间的话语和动作,像是一个瘾君子。不断的丢弃自己,只为了让自己更加靠近对方所喜欢的样子,甚至不惜强迫自己去喜欢上自己原来更本不屑一顾的东西,这样真的值得吗?

在我这个完全的局外人看来,答案是不值得,然而从她的角度来想,答案一定与我截然相反,但是这个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那样重要。

因为我是真心的喜欢她,像喜欢30楼的夜景,像喜欢校门口的生煎一样喜欢她,所以我并不想看到一个她和我闹翻离开的画面。

所以我不能掺和其中。

所以我要收起自己的八卦心。

所以最后我也仅仅是知道了她爱上了一个人,其余细节一概不知。

评论(1)

热度(1)